18位著名诗人献给父亲的诗_娱道文化传媒父亲节倾情奉献

热门文章, 走势图分析

18位著名诗人献给父亲的诗_娱道文化传媒父亲节倾情奉献 原标题:18位著名诗人献给父亲的诗_娱道文化传媒父亲节倾情奉献 学会感恩、崇尚孝道,是我们每个人安身立命的根本。记忆中,父亲就是一个家的顶梁柱,是一家人精神的依归和靠山。父亲是安心和幸福的滋味,父亲是风雨飘摇中的不离不弃。可能因为平凡,父亲让我们无法用笔尖捕捉他的全貌,但父亲仍旧是我们今生无法企及的高度。从古至今,关于父爱的故事无以计数。父亲节到了,我们应该为我们的父亲送上最美好的祝福!为此,吉林省娱道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“父亲节”到来之际,亲情推出18位著名诗人献给父亲的诗,诗人们以细腻而敏感的诗情,致敬伟大的父爱。 18位著名诗人献给父亲的诗|娱道文化传媒出品(排名不分先后) 目录: 父亲,黄角树/潇潇 父亲就住在我的骨头里/钱万成 父亲的生日/娜仁琪琪格 家族故事/李强 寻亲记/胡茗茗 父亲,我生命里最硬的词汇/马启代 我和那人之间的不可告密/颜艾琳 酒是父亲的灯盏/唐诗 水中的微光:黄梅,核桃溪/徐贞敏 父亲的毕业照/李不嫁 小黑猴回家/桉予 角色转换/何春 来处/冯冯 中元节祭父帖/杨廷成 写给父亲的诗/宁延达 站立/王德兴 孩子/关山月 父亲/张水田 著名诗人钱万成 钱万成,著名诗人,儿童文学作家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诗歌学会校园教育委员会常务副主任,吉林省作协儿委会主任。主要著作有《青春歌谣》《留住童年》《月牙船》《天堂里的母亲》等多部。作品《朋友》《留住童年》等多篇被收入中小学教材并译介海外。获二〇一一年《儿童文学》年度魅力诗人,二〇一八年《少年诗刊》年度星光诗人。 ▊父亲就住在我的骨头里 有一天,忽然觉得 那个叫作父亲的人并没走远 他就住在我的骨头里 不然,六十岁了怎么还不缺钙 而且,头发乌黑 . 忽然觉得,这五十年来 他一直伴我左右 就像影子,或长或短 一直跟随着我 我却从未在意 . 他是我攀爬楼梯的时候 无意间抓握一下的扶手 是劳累时靠一靠的墙或者大树 或是小时候,过河时 垫在脚下的那些石头 . 这五十年,我经历许多坎坷 从学校门前那条山路 到城市办公大楼的走廊 跌倒爬起,但从未胆怯 就是在最艰难的时刻 也从未选择过低头 . 今天想来,这些都源于父亲 那个英年早逝,沉默寡言 却坚强无比的关东汉子 是他在我的骨头里 帮我撑着 著名诗人娜仁琪琪格 娜仁琪琪格,著名诗人,蒙古族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国家一级作家,《诗歌风赏》主编。作品散见《人民文学》《诗刊》《星星》《诗潮》《诗林》《诗歌月刊》《民族文学》《十月》等刊物,著有诗集《在时光的鳞片上》《嵌入时光的褶皱》《风吹草低》。 ▋父亲的生日 父亲忍住了泪水。随着小弟的儿子, 父亲五岁的小孙子钰然 在电话的那边响脆脆的:“爷爷生日快乐”, 那迅疾涨起的潮水,被父亲咽了回去 父亲的嘴角颤抖,拧紧的眉头,揪住了我的心 . 我的疼痛,不能言喻的酸楚 泪水在猛然涌出的一刻,同父亲一起咽住 生活还要继续——为了活着的人,为了更多的亲人 我们还是要微笑。 现在,父亲在我、先生与女儿的喊声中 微笑着,对着跳动的烛火闭上眼睛—— . 看着岁月在父亲头上洒落的霜雪 我也微微闭上双眼,把再次涌出的泪水阻挡 父亲曾劝慰我说:老天爷摁到了脖子上,就得挺住! . 挺住——现在,我们暂且忘掉悲伤,忽略远去的人 暂且不想母亲不想小弟 在生离死别与突然交集而来的不幸中 这世界的沧桑、荒芜,我们经历 此时,我们开始种植新一轮的希望 . 而我知道,眼前的这位74岁的老人 他许下的愿是多么朴素,又是多么令人寒酸 不忍碰触: “我如果再活12年,那时小钰然就18岁了。 他已成人。” 著名诗人李强 李强,公务员,经济学博士,著名诗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读诗、写诗40年,公开发行诗集《感受秋天》《萤火虫》《山高水长》《潮水来了》。在《诗刊》《人民文学》《星星》《扬子江诗刊》《解放军文艺》等发表作品数百首。近年来入选多个全国年度诗歌选本。 ▋家族故事 只有一次 父亲压低嗓子 提起大伯名字 李天锡 金银铜铁锡的锡 . 他可是一个 有大本事的人 可惜死得太早 . 父亲兄弟三人 他是老三 大名李天鹏 . 唉,李天鹏 一直到您88岁 寿终正寝 您又何曾 扑棱过翅膀 著名诗人胡茗茗 胡茗茗,著名诗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作品散见《人民文学》《诗刊》《钟山》《十月》等刊物,出版诗集《诗瑜迦》《诗地道》等。曾获2010年度“中国作家出版集团”奖、第三届“中国女性文学”奖、《诗选刊》年度“杰出诗人”奖、河北省第十一届“文艺振兴奖”、台湾第四届“叶红诗歌”奖首奖等。其诗集《爆破音》入选中国青年出版社/小众书坊“中国好诗第五季”。 ▋寻亲记 夜半醒来,习惯性寻摸肉乎乎的小身体 若干年前是摸女儿,现在是猫咪 大手掌盖上去,我们的体温有太多的融合,并彼此依赖 . 时常忧伤它七倍的老去,就在昨晚 它久久盯着天花板不停鸣叫 阴性的猫眼里一定有什么在上下飞翔 心念起,诵经,依然不安 我央求善意的魂灵尽快离去 哪怕是来寻亲的老父亲 父亲,我的手越来越像你 . 这一夜我睡的深沉,生死的酒杯已然端稳 那簌簌而下的梨花、杏花、樱花、天堂鸟…… 著名诗人马启代 马启代,著名诗人,山东东平人。创办过《东岳诗报》等民刊,出版过诗文集24部。其作品入选过各类选本200余部,诗文被翻译成英、俄、韩等多国文字,并获得海内外多种奖项。 ▋父亲,我生命里最硬的词汇 所有的汉字里,唯有“父亲”一词最硬 . 父亲,我要把您请回来 坐在我诗的题头,作为最硬的词汇 为儿子的诗句,呈现铁质 . 父亲,马明文 一个不识字的农民,故去多年 这质朴的光辉 . 让一个时代的文学蒙羞 著名诗人颜艾琳 ▋我和那人之间的不可告密 那人之前悄悄地来了, 打开我的身体 偷了最珍贵的密藏, 还厚着脸皮邀我共享一切。 . 那人有着极大的秘密。 生长着嘴唇 却不言语; 想借我的声带播出, 但我无法测知他的奥义, 只能干呕出莫名的单字。 . 那人如此宁静, 明明偷取我的身体, 藉此不断成长着; 啜饮我的血液 窃听我体内的涛音, 但, 他不着一语。 对我不予置评。 . 那人微小而又将巨大, 不停地巨大, 偷偷换取我的光阴 追赶我离去甚远的童年、 少年、 乃至我的现在。 他不懂谦虚地 快速成长…… 那人是二十九年前的我。 而今,我有了那人。 那人其实来自另一个宇宙, 却成为我的一部份; 完全不可告密的 奇迹。 著名诗人唐诗 唐诗,原名唐德荣,著名诗人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常务理事,中外散文诗学会常务理事,中国当代诗歌奖评奖委员会主任,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荣誉主席。曾出版诗集《走向那棵树》《蚂蚁之光》《穿越时间的纸张》,著有理论文集《为每个人服好务》等十余部,主编文集十余部,其作品被译成十多种外文向海外传播。书法和评论等文艺作品先后获得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、中国文艺百花奖、中国艺术百花奖和希腊国际文学艺术奖、黎巴嫩纳吉﹒阿曼国际文学艺术奖等国内外各类奖项百余项,并获得国家文艺先进工作者、新时代优秀人民文艺家、国家文艺领军人物、国家德艺双馨艺术家、国际最佳诗人等称号。 ▋酒是父亲的灯盏 当大山黑成一个夜晚。灶膛的柴火哔剥作响 沉默的父亲,像一首古诗,坐在忽明忽暗的桌旁 他深情地盯着酒碗。夜雾,从睫间漫过 重重叠叠的山影被他的目光分开。当他举起酒碗 夜突然站高,整个山区都看见了一个季节的光芒 当他慢咂细品,日子开始在传说里走动。他想起了 鸟声中的闺房,五月的羊群如爱情的饰物 想起了十八个险滩上吼过的酒歌,想起了月亮被运回 山村——运回的月亮竟变作了自己的新娘 当他仰脖猛喝,咕噜咕噜的旋律,如山泉下泻 如镰刀起风,如海倒进肚里。顿时 大穗大穗的云霞,被他盯得发烫。大捆大捆的山歌 被他扛着回家。胸中的郁闷散了,心灵的创伤 好了。一只豹子从窗外走过,说出了 父亲的勇悍。一阵阵松涛,反复澎湃着酒香 梦中,父亲站在高粱地边,黑暗的唇 带着朝阳蠕动,面庞,像灯盏一样红着 美国著名诗人徐贞敏 徐贞敏JamiProctorXu,美国著名诗人,翻译家。著有中文诗集作品《轻轻的闪光》《突然起舞》和英文诗集《蜂鸟点燃了一颗星星》。翻译的诗集有吉狄马加《火里的词语》。诗歌和翻译的作品在美国、中国、印度和孟加拉等国家发表。 ▊水中的微光:黄梅,核桃溪 ——致潘国东 爸, 你今天将离开我们 我睁开眼睛游泳时有这种感觉 在晃动的黄光中 我陪伴你的灵魂 游到不同的蓝接触的那条横线 . 我们没有你母亲的照片 我从未见过 她的面容 但是我感觉到她和我们一起 在这里,就连她的表情 也在水中 . 天上之天 黄光也触及 她叫你回来 . 黄光说: 你为出生曾经游向东 为进入阴水羊年 月圆,雪正落下 烟花的橙色光落入 冻结的麦田 冻结的稻田 . 一条生命融入这世界的微光 现在,在阳木马年 我们一起游向光阴 你开始慢慢离去 著名诗人李不嫁 李不嫁,六零后湘人,著名诗人,因其诗作的特立独行而被称为湖南的老诗骨。 ▋父亲的毕业照 穿列宁装的父辈如此矮小 在苏式教学楼前 站成一排排小白杨 不多的几个女生掩饰不住 饱满的青春:一本语录,护身符似地紧贴前胸 . 五十多年了,这一张合影 被磨损得 连父亲也认不出自己 留给他的,注定是一个集体的记忆 我得像团支部书记 严厉地点名,才有可能帮着他,把自己喊出来 著名诗人桉予 桉予,95后。著名诗人。写诗,兼非虚构。 ▋小黑猴回家 小时候在外地上学 爸爸送我几只 猴子布偶 黑色的丢了 我哭了很久 假期坐校车回家 爸爸告诉我 小黑猴 在高速公路上 我指着 不知名的树 对同学喊 看见没 我的小黑猴 在那座山上 当时并不知道 到家前 他已买好了新的 却笑着和我说 小黑猴,已到家! 著名诗人何春 何春。著名诗人,居成都,东方诗社及九眼桥诗社发起人。 ▋角色转换 小时候,父亲教我辨认 蚂蚁,麦子,红薯 还有北斗星 . 父亲生怕我遗失了 在我衣兜里缝上一个小包 某某是某某的儿子 . 现在,父亲有些老年症状 我要教父亲辨认 门牌号,郭家桥,公交车 还有儿子 . 我害怕父亲出门回不来了 我在父亲每一件衣服左胸 缝上我的电话号码 并用红色丝线绣上 某某是某某的父亲 著名诗人冯冯 冯冯,原名封艳,著名诗人,回族。吉林省吉林市人,祖籍山西大同。毕业于吉林财经大学。《小诗界》诗刊执行主编。作品发表于《作家》《民族文学》《诗潮》《流派》《中国诗歌》等刊,入选《新世纪诗典》等多种,出版诗集《灵舞》《我们的第一声啼哭不带一丝尘埃》。 ▋来处 时间在你走后一直困厄不前。它记得 被阳光烫伤的那个早上。在你灵魂的 沉睡与遗忘之地。风从柞树上 打落片片疼痛。死亡也变得陈旧 叶子腐烂于光阴。我的泪跌入了你的泪中 . 在被叫做故乡的异乡。你的坟冢将被挪动 我跪于你的跟前。跪于残酷的重逢 母亲拾起你。泪水下来,骨殖哭泣 像是咸涩的清洗。我不敢触碰你 只能触碰从骨殖上掉落的泥土。它们 散发着你肉质的气息。悲痛被迁移 . 骨殖的梁支撑过年轻的家。它抱过我 在尘世里鲜活的走动。我一定也骑过它的脖颈 下面承重的是你的骨棒。那是我生的来处 给你一盏烛火吧。照亮污浊剥蚀的墓壁 留给我黑暗。让我成为你,你重回你 . 我多想抱紧你。抱紧我忆中的碎片 遗骸深埋进新土。人间成了大地的封面 著名诗人杨廷成 杨廷成,著名诗人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出版文学作品集《乡土风语》《风吹河湟》等6部;策划主编文学作品集《红衣白马的女子们》等10多部。获青海省政府文学艺术奖、青海省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等奖项。 ▋中元节祭父帖 你深深塌陷下去的眼框里 曾经火焰般的目光渐渐熄灭 你当年攥紧时骨胳嘎巴作响的拳头 再也无力拉起儿子不忍你离去的双手 . 就这样义无反顾的走了吗 沿着你年轻时牧羊的山路走去 你是一个孩子又依偎在父母的身边 你是一个丈夫终于找到了妻子的归处 . 还记得冽风刺骨的早春 田野上你挥舞牛鞭匍匐耕作 粗布的衣衫被山风肆意卷起 是一面旗帜在我的梦中哗哗作响 . 难忘记蝉鸣四起的秋夜 我们躺在草垛上数着天上的星星 浩翰的苍穹里藏着我斑澜的梦幻 麦香味浸透的风吹来你爽朗的笑声 . 你用闪光的犁尖划破三月的土地 那是父亲写在大地上最美的诗行 你骑着那匹栆红的大马走进村子 比那些凯旋归来的将军英武百倍 . 在那些老去了的时光里 黄昏的落日伴你站在村口 你朝着山那边的云雾里眺望 等待儿女们如返巢的鸟儿归来 . 那一夜,我紧握着你的双手 不忍离去,却终将离我们而去 我似乎听见你蹒跚的脚步声 在月色里如一条长河瞬间流向远方 . 从此后,这座苔藓斑驳的老院 再也听不见你大醉后啍唱酒曲的声音 从此后,这个百年风雨的村庄 再也看不见你回家时踏着夕阳的身影 你与脚下的这片土地相伴一生 最终又回到了它温暖的怀抱里 你睡在故乡高高的山岗上 看三月花开,五月雨来,八月麦熟 . 此刻,窗外的秋雨如万箭穿心 还有什么比生离死别更加痛疼 我似乎听见父亲在风中急切地召唤 让漂泊的儿子早日踏上梦里村庄的归程 著名诗人宁延达 宁延达,著名诗人,满族,宁王府品牌创始人。9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,作品发表于《诗刊》《诗探索》《星星》《北京文学》《青年文学》等刊,并收入多种年度选本。出版有诗集《风在石头里低低地吹》《空房间》《假设之诗》等。 ▋你为何还不飞 风在我头顶打开巨大的翅膀 你为何还不飞它问我 而我此时正捂着心口慢慢地蹲下来 我的脚下 几只蚂蚁举着树叶匆忙地奔跑如果 再过一会儿 太阳就要漫过屋顶 歪歪斜斜的父亲就要带着狗 绕过花坛的拐角 然后躲过母亲的眼睛点燃一支烟 著名诗人王德兴 王德兴,著名诗人。山东夏津人,现居北京。专职研究员,曾出版《嫩黄色的旗语》《以各种方式走向你》《强军梦》等诗文集19部。 ▋站立 最终,父亲凭借一截墓碑 完成了毕生的站立 早些年,他就是以这种姿态 在三尺讲台为一茬又一茬的学生 诠释向上的价值与意义 退休后,坐的机会多了 索性把站的要义悉数融入书画 于是,书写中的每一竖和画面里的每座山 均溢出站的风骨、立的尊严 . 晚年体力不支,站不稳坐不住了 干脆就通过自己言说让别人记录的方式 把站和立的心得写进文章编成书籍 . 当子女和后人们想他时 就从高高的书架上取下来 不时地品读一番——他居高的性格 体味一下他坚挺硬朗的形象 . 是的,一个人的肉体可以倒下甚至腐朽 但灵魂必须有尊严地站着…… 著名诗人关山月 关山月,本名钟静海,著名诗人。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,吉林省文学院第六届中青年作家班学员。有文艺作品散见报刊及公众平台。 ▋孩子 老爸八十八岁 为拨院里那两根草 肋骨跌岀裂缝 面对我 一声不吭 . 像个孩子 . 一会儿拄着棍拍苍蝇 忘了刚刚的嘱咐 和身体疼痛 . 像个孩子 . 一会儿又告状 说哥哥说话没好腔 . 像个孩子 . 晚上洗完脚 睡觉还要把手 搭在我的身上 . 几天后告别时 他在门口  站成 一个流着眼泪 在心里喊 爸爸别走的孩子 著名诗人张水田 张水田,著名诗人,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通榆县《鹤乡》文学季刊主编。通榆电视台记者。著作有:传记文学《树大不忘根深土---韩子平传》(与刘志成合著),2013年再版发行,书名为《韩子平——二人转艺术家的历程与审美》(与刘志成合著)著有自选诗集《西河套》。 ▋父亲 您不再没缘由地咆哮与暴怒 这辈子,我没听您说一句后悔的话 . 早起拾粪,跑步,烟也戒了 没事儿就搬个凳子凑在桌子前看电视 或孩子似的一笑,或自说自话地发一通议论 . 没人和您搭话,接茬 您不介意,掏出手绢擦拭厚厚的眼镜片 那是您最爱惜的宝贝 片刻也不能离开 也不准任何人碰一下 您的手很轻地触摸 比对您的儿孙们还上心 . 院子里的阳光很充足 窗台上的芦花鸡在咚咚地啄玻璃 您温和地挥着手,赶它下去 傲慢的大公鸡在院子里颠着一只脚 有节奏地塌着一扇翅膀,咯咯咯地 冲母鸡们低声发出信号 . 一切都如此恬静 您的目光有些黯淡 您和老屋住在一起,朝夕相伴 心生慈念,什么时候起 您竟成了它们最亲最近的人